凤生凤

2020-06-27 22:20

公务人员的招聘录用,显现的问题已经够多了,而且一直可以见到这样的负面新闻。对整个社会的影响,反作用越来越大,也越来越深远。公开资料显示:报考大学的人数在减少。笔者短视以为:这一现象和公务人员录用的不公平、不透明、不对称,有着直接的关系。最终导致了“龙生龙,凤生凤,老鼠的孩子会打洞”的原始思想,再次弥漫于公众的周围。这样的严峻形势,对于整个民族的发展和进步而言,是有威胁的,是有破坏力的。真的不容忽视,应该早日化解。

今天的什么级别、什么待遇,暂且不说。回过头去想想,这8位少年走上工作岗位,违规的地方应该不止一个部门。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:当年的长治市有使用“童工”的嫌疑。童工,在企业里使用是违法的,在政府部门使用难道就合法?而且提起小小少年成长为级别干部的事,公众都会质疑:背景问题、官二代问题等。这8位即将上任的副处级干部,有没有这样的嫌疑,作为主管政府长治市,应该明察秋毫,秉公办理。主动给公众一个交代,积极消除社会影响。

既然问题出来了,长治市不妨做好这个典型,虽然角色不是太令人满意,毕竟也是政府工作中的一个方面。该纠正的纠正,该预防的预防,也许会赢得更多的掌声。公示要求有这么一句话:反映问题应客观真实、实事求是。公众的心里也有这么一个要求:长治市的调查工作也应该客观真实、实事求是。

长治日报刊登的《中共长治市委组织部公示》,该市拟任命的副处以上干部中,有2人系14岁参加工作,1人16岁参加工作,5人17岁参加工作。根据《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》的规定,为认真落实广大人民群众知情权、参与权、选择权和监督权,现将任职情况进行公示。如有意见或问题,向市委组织部干部监督科反映。来源:(4月9日腾讯新闻)

孤陋寡闻的缘故,头一回听说机关的职能部门里,有干部监督科这样一个部门。理论上看,应该有必要,可以防止一些“有问题”的人混入干部队伍,给政府抹黑。长治市此次公示的招录干部,也应该是这个部门把关的。其中8人年龄有问题,监督科居然视而不见,还要征求社会意见。用小学算术的方法算一下,问题就能明了。如今却糊里糊涂的把这个问号,留给了公众。长治市干部监督科的这种形式主义,只能说明其具有花瓶一样的摆设作用罢了。如此这样的草率公示,看职能部门的监管缺失,已经不再是简单意义上的“水土流失”了,而是开闸决堤般的泥沙俱下。

18岁是成人的一个标志,18岁以前的任何就业行为,都应该按使用“童工”论处。长治市一次性公开的副处级以上干部中,凸显的8名懵懂少年走上工作岗位的简历,不被质疑确实有悖常理。在此事件之前,其他地方也有过零星的相关报道。好像都被“干部年轻化”的理论给搪塞了,其背后真实的隐情并没有给公众交代。个别地方出一个“神童”什么的,也许是真的,公众也只有这样给自己的猜测插科打诨。今天长治市这8位少年扎堆成长为副处级干部,还用“神童”去理解,无论如何都是牵强的;再用“干部年轻化”来搪塞,只能是地方政府的一种武断。直接说,就是长治市的武断。